【然镜】红尘庇佑(一)

*邪教预警,看清楚了再往下翻
*徐天然x镜红尘
*时间线被我吃了
*ooc有,不喜轻喷





都能接受请继续。






日月帝国,明都。
窗前负手而立的青年极目远眺,入眼这一片钢铁森林都是他一人的基业,他的目光定格在远方,史莱克,好一个史莱克啊,总有一天,这片大陆会更名为日月大陆!门外响起恭敬的叩门声,青年的声音淡漠:“进来。”来人甫一踏入房间即双膝跪倒:“禀陛下,那个史莱克交换生身上的防御魂导器已经查明白了。”“说。”“那是一件九级防御魂导器,所以极难破防,而且还是明德堂出品的触发式魂导器,据称是红尘堂主亲手所作,只是……”回报的人突然犹豫起来,低着头不敢望向帝王的背影。“磨蹭什么!”徐天然语气中的不耐与暴躁一览无遗,惊得跪着的人一个激灵,忙忙的继续叩头往下说:“是……是属下无能,没能拿到原品送检,只能凭借魂力波动判断……”徐天然不等他说完,厉声打断:“你可以走了!”那人唯唯诺诺,躬身退出了房间。徐天然抬手在左胸一按,细微的嗡鸣声中一件魂导器落入他手中,蒙蒙的蓝色光晕浮动在蓝宝石般的表面上。徐天然轻轻抚过手上被雕琢的精致有如一件艺术品的魂导器,半眯的眼睛里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来人。”随着帝王一声轻喝,角落的暗影中闪现一个人影跪倒在他身前。“陛下有何吩咐?”“请红尘堂主来,越快越好。”“是。”徐天然摩挲着手上的魂导器,复杂而细腻的花纹昭示着他手里这件超九级魂导器的强大。年轻的帝王喃喃自语,声音几不可闻:“红尘庇佑……镜红尘啊,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

生性暴躁的帝王难得有安静的等人的时候,徐天然屏退了所有同来的侍从和护卫,独自一人静静的坐在厚重的金属门前,望着门顶上长明不熄的红灯沉默。这里是明德堂的地下,日月帝国一半以上的核心研究成果都在这里诞生。而门顶上的红灯即是最高闭关警戒状态,哪怕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就是日月帝国的皇,除了用武力强行破开这道可以抵御九级定装魂导炮弹的门之外,也只能等着门内的人自己走出来。红光在四面的金属壁上来回反射,染的满室猩红,令人心神不宁。细微的机括声响起,徐天然抬眼望去,见那门内的青年面露倦色却难掩眉眼间欣喜。
虽是如此,心机似海的明德堂堂主也不曾忘了礼数:“见过陛下。”一拜平身,徐天然起身揽住面前人的腰,带着他一同坐下:“成功了?”银发蓝眸的青年抿着唇,言语间略有遗憾:“还不能算是正式的十级魂导器,只能算是超九级罢了。”话是说得谦虚漂亮,可眉眼间飞扬的神采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青年又一次起身跪倒在帝王脚下:“陛下新近登基,红尘仓惶间无以为贺,愿将这史上第一件超九级魂导器成品献予陛下权作贺礼。万望陛下不弃。”他双手举过头顶,掌心中的蓝色光芒如一团水波荡漾。徐天然探手拿起,一面把青年拉起来抱在怀里,指尖在那人薄唇轻点:“说了多少遍了,你就是不肯听话,现在这里又没有外人,哪儿来的那么多客套话。”镜红尘微微蹙眉:“陛下,礼不可废。”徐天然扳过他的下巴,深紫色的眼眸对上一双大海般碧蓝澄澈的眼睛,轻声道:“还是不肯听话么?”声音虽轻,已然有了几分危险的意味。
镜红尘无奈,让步似的唤了一声:“天然……”徐天然顺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微微翘起的嘴角勾勒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手指轻触掌心中的魂导器,光芒散去,露出纤薄的器身。“防御性魂导器?还是类似于无敌护罩的构造?”镜红尘微微颔首。“这件魂导器叫什么?”“它还没有名字。”徐天然将目光由手中的物件转到镜红尘脸上,深邃的目光撞进一双海蓝色的眼眸。徐天然沉吟片刻:“它的颜色很像你的眼睛,不如,就叫红尘庇佑好了。”“红尘庇佑……”镜红尘低低地将这四个字重复一遍,停顿片刻朗声道:“谢陛下赐名。”徐天然不悦的皱眉:“又是一口一个陛下的,又不是在朝堂上,哪儿来那么多废话。”镜红尘没有接话,他深知眼前人对繁琐礼数的厌烦和遇事决不妥协的倔脾气,然而他身为明德堂堂主,就算徐天然宠着他,也不能在这种小事上被人抓了把柄,落人口舌。
不等他想好如何答言,徐天然已经兀自说了下去:“这件魂导器似乎不是孤品?不知红尘堂主可愿展示另一件?”“陛下好眼力。”镜红尘眉眼弯弯,指尖点向自己心口,血色光芒中一件鲜红的魂导器若隐若现。徐天然伸手去抚触那团光芒,一面朝着镜红尘笑道:“红尘堂主可是做得好打算。”银发的青年双眸微眯,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陛下谬赞。”“还未向红尘堂主请教这件魂导器的用法。”镜红尘执起那团莹蓝色的光芒,微微催动魂力,光团贴上徐天然的左胸,慢慢融入了他的身体。“这件魂导器可以像催动普通魂导器一样主动触发,以陛下的魂力支撑的护罩应该可以挡住一位九十五级的封号斗罗的全力一击。同时当使用者遇到可以危及生命的险情的时候会被动触发,防御强度略高于主动触发的强度。”
明显能感受到胸口处强劲的魂力波动,徐天然似笑非笑:“红尘堂主现在想取我性命可是易如反掌啊。”似是一句玩笑,却又好像话里有话。镜红尘垂下眼帘,目光落向冰冷的金属地面:“红尘不敢。”徐天然紧了紧手臂,将怀里的青年抱得更紧,低头在他脖颈上轻吻,不出所料地看见银发青年面色绯红,指尖扣紧了金属扶手。“不过是逗你玩儿罢了,何必当真。”镜红尘又一次沉默,甚至伴君如伴虎的他明白此时唯有沉默是最得体的答复。若有若无的魂力波动在两人之间荡漾开,徐天然笑道:“也好,这样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了。”说着把青年的手拢进掌心。

—————————————————

红尘庇佑,不知是谁,在庇佑谁?


@千祀 您的七夕礼物请签收!
求红心蓝手尤其是评论!
爱你们

评论 ( 8 )
热度 ( 17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