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组】我在等你

*傻白甜系列,不甜不要钱
*OOC有,雷慎
*不喜轻喷


“今天下午在三楼报告厅有上一届刚毕业的优秀学长来给你们做心得报告,所有人务必到场!”龙夜月敲着讲桌,不忘狠狠的瞪臧鑫一眼。臧鑫只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该干什么干什么。
下午的报告会臧鑫自然是不会去的,躲回寝室吹了一下午空调。他向来对这种勤奋刻苦的好学生表示不屑一顾,他自己总是少不了三天两头被老师骂,臧鑫总是一边应着老师的训斥一边我行我素,让所有的老师都对他束手无策,只能摇头叹气,恨铁不成钢。
老老实实在报告厅坐了一下午闷出了一身汗浑身衣服都湿透了的云冥回到寝室,看见臧鑫气就不打一处来。云冥把一个扁扁的包裹甩到臧鑫跟前:“你小子哪儿来的这么好的桃花运啊,整天不学无术还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你。”“谁托你带的啊?”“不知道,蔡月儿神神秘秘的交到我手上还让我一定要让你亲手打开才行。”“月儿不是在追你来着?”“所以我说不知道谁送给你的啊。。你赶紧拆了看不就得了。”“说的也是。”米白色的包装纸被仔仔细细地折好,拿在手里略微有些分量,能感觉出来并不是那些辞藻浮夸但是翻来覆去只说了一句话的无聊情书。臧鑫虽然是走在路上常常被人猝不及防地往手里塞各种东西的人,此时也难免有几分好奇。三两下撕开包装,臧鑫愕然。一本厚厚的题典安静的躺在他手上,云民愣了两秒钟开始爆笑:“天道好轮回啊想不到臧鑫你也有这一天!难怪蔡月儿一脸古怪我就说嘛哈哈哈哈哈哈……”臧鑫表情复杂,他从走进这所学校起就没有好好学习过,谁会送她这种东西?臧鑫也懒得细想,一扬手打算丢了算了。手堪堪抬起,一个冰凉的小东西砸在他的手背上。臧鑫一惊,抬起的手臂僵在半空。他迅速的把书立起来看书页间牵出一条细细的红线,尾端吊着一颗小小的玉佩做坠脚,垂在书脊一边。玉饰不过拇指大小雕成一朵盛放的雪莲,洁白莹润。臧鑫一见便有几分喜爱,却更添了几分疑惑。他对雪莲花这样生于雪山高原,圣洁高贵而不染人间烟火的花木的确有着超乎寻常的喜爱,只是这一爱好旁人几乎不可能从他的性格之中做出任何揣测,而知道他迷恋雪莲的除了他自己之外这世上也仅有一人。缚着玉佩的红绳另一端显然系着类似于书签的东西,臧鑫小心翼翼的拨开书页,入眼是燕园的图景,他伸手拿起来翻过去看,扇形的书签背面没有什么东西,硕大的“北京大学”的字样占了正中大部分的位置,紧挨着是校徽,显然是校园里各个小商店中贩售的纪念品。而左上角二字“我在”,右下角二字“等你”,巧妙地借用了中间的校名,连起来一读就是“我在北京大学等你”。最角落里小小的三个字:曹德智。字迹秀丽遒劲熟悉的一如既往。臧鑫默默的把书签夹回书页里,喊着问浴室里的云冥:“今天来做报告的是谁啊?”似是没料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云冥愣了一下才答:“高三的一个学长,好像叫……叫曹德智吧,这人是高一结束就取得了保送资格,出国玩了快一年又去北大读了一年的预科,也不知道学校让这样的人回来给我们介绍经验有什么用,这哪里有一点共同点吗嘛!”臧鑫把书搁到桌子上,嘭的一拳砸在桌子上。云冥正好从浴室里走出来,被响声吓了一大跳:“搞什么啊你?”走过来就看见现在正躺在习题册封面上的玉雕,白玉在黑色封皮的衬托下格外显眼。云冥伸手就要去拿:“嗬,好家伙,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我就说嘛怎么可能有人送这种东西给你,来来来给我看看……”臧鑫一把攥住他的手腕:“有什么好看的,你明天去帮我问一下蔡月儿,她这东西哪儿来的。”“行行行不看就不看,当什么宝贝似的,难得啊你居然有看上眼了的,我们这学校里终于要少一个祸害了。”臧鑫撇了撇嘴没接他的话,自顾自开始收拾东西。
臧鑫从小和曹德智是邻居,曹德智比臧鑫大一岁,在臧鑫初二,曹德智初三的时候,同龄的男孩子们都在绞尽脑汁给心仪的女孩子写情书的时候,这俩人成功的在一起了。曹德智和臧鑫的家长都不是很管孩子,以至于他们两在一起这么久了两家家长居然毫无知觉。臧鑫家长是忙得不可开交倒还可以理解,曹德智的家长就几乎是完全放养他了。当年的曹德智绝对是全校公认的模范男友,陪吃饭陪唠嗑陪发呆陪写作业冬天还给暖床。当年的臧鑫还是个标准的三好学生,全科全优的好成绩让老师可以对他跳脱的性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臧鑫长到这么大,记忆里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初二的那个暑假,刚毕业的曹德智也没什么很重的学习任务,两个人坐在空调房里,臧鑫自己靠在曹德智怀里看书,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讲话,曹德智时不时应一两句,从旁边的果盘里叉一块冰镇西瓜喂到他嘴里。之后曹德智去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学校离他们原来的初中并不算远,臧鑫放了学之后总是去找曹德智,两个人一起在高中的图书馆上晚自习。当年的臧鑫还是个勤奋学习的好孩子,拿到中考录取通知书之后他在曹德智面前得瑟了半天,他说,老曹你就等着我去超过你吧。曹德智什么也没说,望向臧鑫的眸子里一如既往的盛满了温柔和宠溺。九月份开学第一天,臧鑫办过入学手续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高二找曹德智。曹德智班上不少同学和他都是相互认识的,这一去没见着人,没几下就有学长走过来笑着和他打招呼:“这两年你怕是见不着老曹啦,这家伙优秀的令人发指。他高一结束的时候就和北大签了约,无条件保送,现在这小子估计已经在欧洲乐呵了。这次他会先去留学一年,然后去读预科班,估计等高三快毕业的时候才会回来办毕业的手续,然后就可以直接去北大报到了。”臧鑫一下子着急起来:“可是我前两天还见着他啊!”浊世点点头:“是啊,他今天早上的飞机。”臧鑫顿了一下,勉力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嗯我知道了,谢谢学长。”那天晚上因为是开学第一天不上晚自习,臧鑫失魂落魄的走回家,恰好父母都出差去了,他走进房间站在窗边低头向下望去,一树不知名的花依然开的繁盛。
从那一天起,臧鑫把所有的学习资料都扔进柜子,他自己整理的和曹德智留给他的。他打架,逃课,混网吧,不良少年该干的事情他全试了一遍。他的成绩不出所料的断崖式下跌,从中考的全校前五沦落到年级倒数。臧鑫自己倒是不以为意,对于他现在干的事情他也没有哪一样是特别沉迷的,只是那一段时间突然消沉,人一旦懒散下来就很难改回来了。打游戏不过是消磨时间,逃课只是因为听不进去,打架就纯粹是为了发泄一下心里的烦躁。但臧鑫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忘记曹德智,他常常站在窗前看楼下的院子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整夜地坐在桌前对着窗外发呆。他试过给曹德智打电话,发消息,但一切都如泥牛入海,不得丝毫回应。
翌日,云冥一大早就在食堂拉住了蔡月儿:“你昨天那个包裹到底哪里来的啊,臧鑫打开之后宝贝似的,死捂着不给我看,一整晚上也没见他好好干过什么事,整个人丢了魂儿似的。”蔡月儿刚要说什么,一眼瞥见臧鑫端着餐盘走过来,索性闭了嘴等他来。“说什么呢都不叫我?”云冥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看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帮你打探消息呢,你这都什么态度啊!”臧鑫坐下来,一双星眸里难得带上了几许认真的意味:“月儿,昨天那个包裹你到底哪里来的?”蔡月儿笑的不怀好意:“这个嘛……昨天的报告会上,那个高三的学长一直在往我们这边看,还过来走了好几趟,散会之后一群女生围住他要签名,他理都没理,跟没看见一样,我走到半路他突然从后面追上来,一开口就问我是不是和你一个班的,然后就把这个包裹给了我,还特别认真的说要你亲手打开。那个学长叫……叫曹什么来着……”“叫曹德智是吧。”“诶对对对你不是没来听讲座的吗你怎么知道啊。”我当然知道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啊,臧鑫在心里暗自腹诽。表面上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个啊,我昨天问过云冥了。”蔡月儿两眼放光,盯着面前的两个男生:“包裹里是什么啊告诉我呗?”云冥一摊手:“这你可别问我,昨天这家伙神神叨叨的,我可没见着。”蔡月儿看向臧鑫,少年耸了耸肩:“天晓得这人怎么脑子抽风,包裹里就一本题典,估摸着是给哪家教育机构打广告呢。”云冥抬起头刚想说什么,臧鑫在桌子底下蹬了他一脚,狠狠地剐了他一眼。云冥话到嘴边又硬生生憋了回去,闷闷的低下头去吃东西。
后来云冥还是看到了那张被臧鑫夹进笔记本里的书签,见到背后的字迹后有些诧异:“你们以前认识?”臧鑫撇了撇嘴不置可否,云冥也就没好再问下去。
然而令所有人都诧异的是,不知道从哪一天起,臧鑫突然开始发奋学习,每一次月考,所有的人就看着他的排名大踏步向前,势如破竹,无人能挡。臧鑫的勤奋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而他的天赋更是令人咋舌。所有的老师都觉得,既然都已经到高三了,每个学生的分数和排名都已经大致定型,也许还有一些小的波动,但也差不离了。结果臧鑫硬是靠着自己出类拔萃的天赋,一步步重新走回到年级第三,二模的时候已经是全校第二名,只比年级第一的云冥差了一分。臧鑫绝地反击的事情被各位老师当作励志故事在年级里反复宣传,而臧鑫本人对这些事情倒是充耳不闻,该干什么干什么,行为依然不像一个年级前三的学生,笑容也依旧带着些痞气。云冥好几次在寝室里悄悄的问他,到底是怎么了突然开始发奋图强。臧鑫“嗤”地一声笑了:“怎么,差一分被哥追上,有压力了?”云冥给他这么一呛差点一本书砸在他脸上:“你少来,我赌你最后高考也超不过我。”
最后的高考,臧鑫在某种意义上还是追平了云冥。臧鑫比云冥低零点五分,但高考只计整分,进位之后两个人就是一样的分。班上的两个人并列全省第一,班主任老师自然是笑开了花。站在分数公告牌前臧鑫嬉皮笑脸地调侃云冥,气的对面的人牙痒痒:“臧鑫你给我等着,有的是机会收拾你!”“嘁,怕你不成!”臧鑫手指轻轻拨弄着怀里笔记本书脊边吊着的玉坠,半低着头朝寝室走去。才挤出熙熙攘攘的人群没走就不,冷不丁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臧鑫并没有停步的意思,一侧身丢下一句“不好意思”,脸上的微笑带着恰到好处的歉然。手腕突然被身后那人攥住,臧鑫眉梢微蹙,用力一挣却没能挣开,略带恼怒的回头,突然在那一刹愣住。曹德智就站在他背后,眉眼间含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就那么静静的望着他。臧鑫片刻后回过神来,狠命甩开了曹德智的手,大踏步向前走去,没几步就又被曹德智扯住手臂,扳过他的肩膀把人按进自己怀里。想到曹德智这两年的所作所为,臧鑫就气不打一处来,推搡着想要挣开。感受到怀里人不安分的动作,曹德智凑到他耳畔轻声问:“三年没见你就一点都不想我?”“我想你干什么!”臧鑫是没打算给他好脸色看的,言语间神色已有几分恼怒。曹德智捻起那枚玉雕抵在他指尖:“那为什么,把这个留了这么久呢?”臧鑫一时语塞,唇角猝不及防被印上一吻,曹德智松开手,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脸色不善的臧鑫,不由分说的牵起他的手:“走了,回家。”感受到身边人掌心传来的灼热温度,臧鑫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打消了和这个人吵一架的念头。话到嘴边绕了两圈变成了一个问句:“你今年暑假还走不走?”曹德智嘴角的弧度进一步加深:“你看,我就说了你舍不得我。”无视掉臧鑫实质化的眼神攻击,曹德智自顾自接着说下去,“我今年暑假闲的很,陪你在家里浪两个月怎么样?”臧鑫没回他的话,悄悄的握紧了他的手。
暑假。
一下子没有了高考压力,臧鑫闲的有点不适应。曹德智一手揽着他,让他舒舒服服的靠在自己肩膀上小睡,一手翻着臧鑫的笔记本。臧鑫似是睡饱了的样子,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脑袋在曹德智颈窝蹭了蹭,转眼瞥见曹德智手里的笔记本,一伸手掩住了不给他看。曹德智就势将他的手握进自己掌心:“你当时还真是看了我那句话就开始认真学习了?”臧鑫抿着唇沉默了片刻:“你说你在北大等我,我怎么能不去呢。”曹德智笑弯了眼角,眉眼间的温柔仿佛要满溢出来:“我只是想写,我在等你啊。”“那你为什么要……”“不对称写就不好看啊。”曹德智理直气壮。“你……”指尖在臧鑫掌心轻挠,曹德智笑着开口:“也没什么不好的啊,你看,你又赚了四年这样的好日子。“臧鑫抬起头,目光撞进那人一双沉静黑眸。曹德智低下头在他唇角轻啄一口,换来怀中人一个微嗔的眼神。于是两个人都笑起来。时光悠悠,岁月静好,这样的日子,还很长。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今天的玄棠也是糖厂的好员工@千祀 
求小红心小蓝手and评论
我超爱你们的

评论 ( 7 )
热度 ( 64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