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组】一物降一物

所以看着好像是真的复活了是吗

消息极不灵通的人表示无奈

这才几号啊怎么就有实体书照片流出来了

那好吧我来还我的flag了

他们好好的我日更都愿意

此处艾特见证我立flag的千佬 @千祀 

顺便各位有没有谁给我说说28册到底发生了啥啊到底有没有完结啊

给我喂原著糖把我哄开心了说不定给你点文嗯没错/不要脸.jpg



*普通人AU

*又名《论曹德智到底可以有多撩》

*部分情节改编自生活现实

*高甜但是OOC所以雷慎

*不喜轻喷,实在不喜欢右上角小叉叉请自便


没错我就是想写一个温柔起来超级骚气的老曹hhhhhhh

在我心里老曹就是这么宠臧鑫的,个人观点求同存异


再提醒你们一遍OOC可能很严重再往下翻后果自负

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还要看?

那你就看吧。

以下正文。



S市一年一度的大学生绿茵杯比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曹德智和臧鑫作为校队的主力队员理所当然地在场上挥汗如雨,C大的主攻手带球闯入禁区,身后还跟了好几名助攻队员,而T大的队员还大多在对方半场来不及回防,身为门将的曹德智毫不犹豫地冲进对方阵中,一猫腰把球收入手中,还不待对方回神,他已经将球扔向了远处的臧鑫。C大的主攻手错失良机,恼羞成怒,趁着曹德智把球扔了出去还没来得及落地站稳的时候,一蹲身,肩膀狠狠的撞向曹德智的胸腹。曹德智被撞的整个人身体腾空而起,又重重地砸在地上。他此刻被三四名C大队员围住,裁判也没能看见这一场恶意冲撞,曹德智原本就有腰伤,这么一来更是雪上加霜。右膝跪地,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赛场上的廉价人造草皮显然质量不很好,细碎的石子硌人的很,他感觉到膝盖处的长袜被温热的液体润湿了些许。臧鑫一脚把球传给云冥,回身正好看到曹德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臧鑫一皱眉,就想喊裁判请求暂停。曹德智远远的看出了他的意图,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不必如此。

幸好此后没有出现什么紧急情况要他蹿出去扑球的,曹德智好容易挨到比赛结束,走过去听教练讲评这场比赛。T大的队员围住教练就在球场边坐下,臧鑫坐在曹德智右手稍后的位置,理所当然的没有漏过曹德智坐下来的时候不自然的表情和右腿僵硬的动作。这场比赛是平局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双方的队员都发挥的不错,教练也没什么太多好讲的,他站在场边恰好是看见了曹德智摔倒的那一瞬,于是就把这茬拿出来说事,顺带夸了夸曹德智不慌不忙的淡定心态和愈挫愈勇的毅力。臧鑫一开始就觉得曹德智摔得挺惨,现在听教练一讲起来更是心里满不是滋味,一面心疼着,一面又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他,就伸出手在他后脑上揉了几把。向来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头发突然被揉乱,曹德智不用想也知道又是臧鑫在他身后搞鬼。头向后微仰让他别闹了,注意力又转回教练身上。臧鑫不死心的拍了拍曹德智的背,曹德智一回头正撞上臧鑫写满了关切的眼神。心里一块柔软的地方好像猛地一颤,饶是淡定如曹德智也不禁愣了片刻。臧鑫生得一副好皮相,一双眼睛更是漂亮的天怒人怨,每次上台眼神一转就能惹得台下一众妹子尖叫。曹德智拉过臧鑫的手压在自己腿上轻轻拍了拍,迎着臧鑫带着询问意味的眼神再一次摇了摇头重申自己真的没事,末了还不忘递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臧鑫知道曹德智不想在这个时候讲这档事,也不再纠缠下去,头一歪靠在了曹德智肩上,左手与曹德智十指相扣,右手百无聊赖地拨弄着地上的草皮。等到教练终于结束讲评,曹德智撑着臧鑫的肩膀站起身,心下自知等下少不了又要被臧鑫唠叨一顿。果不其然没走两步臧鑫就忍不住开口:“老曹你一直不吭声干什么你到底摔着没有啊!”曹德智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别吵,回宿舍再说。”他假装没发现悄悄绕到他背后,按在他腰上开始轻轻的按揉的那只手。

回到寝室曹德智自己先去洗了个澡,又把臧鑫赶进浴室,等臧鑫裹着浴袍顶着满脑袋水珠走出来的时候,曹德智正靠在床上处理自己膝盖上的伤口。臧鑫一屁股坐在他边上抢过他手里的东西,免得他自己上药不方便:“我靠老曹你摔成这样还不下场休息你能啊你!”“就一点皮外伤你大惊小怪什么。嘶……你下手有点轻重行不行?”臧鑫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说老曹你腰还好吧?”“不太好。”“曹德智你是不是想把自己弄成半身不遂啊,我跟你说你要是残了我绝对不照顾你!”曹德智无奈的叹了口气顺手抽过来一条浴巾帮臧鑫擦头发,一面给他按摩头皮一面试图转移话题:“你下次要是再不擦头发你就剪板寸得了。”臧鑫顿了一下:“老曹你别总想着转移话题!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这样我就跟教练说让你提前伤退得了。”曹德智丢开手里的毛巾,把臧鑫半干的头发揉散,扳过他的肩膀单手挑起他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我稍微受点轻伤就这么着急,嗯?”上扬的尾音轻轻的挠在臧鑫心上,红晕霎时在他脸上炸开:“我心疼你你还不乐意了啊!”曹德智依然没有松手:“你难得这么诚实啊。”话语间带了点微微的戏谑。“曹德智你堂堂学生会会长兼校足球队队长你不考虑一下你高冷的形象!你这样要是被人看见了得吓死多少人你知不知道!”曹德智盯着臧鑫的眼睛,一点点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反正只有你看得见。“”你信不信我明天说出去把你形象全毁了!“”你说出去也没人会信。“”你就这个姿势拍两张照交给蔡月儿明天绝对能上校报头条你信不信!“”那你试试?“曹德智说着另一只手就去摸手机。”欸欸欸你还真拍啊!停停停算我怕你了行不行!“臧鑫一面去抓曹德智的手一面愤愤不平:”老曹你就是欺负我的本事!“”不然你想让我去欺负谁?“”我靠老曹不得了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撩了!“曹德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可没你能,整个学校有几个女孩子不是你的迷妹你自己说说看。“”老曹看不出来啊你这是不是吃醋了你说!你看看你自己啊,整天冷着一张脸都有大半个学校的妹子追你,你要是保持这种态度出去走一圈我就得成孤家寡人了我……“臧鑫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曹德智伸手绕过他的脖子托住他的下巴就吻了上去。曹德智向来是平平静静的一个人,给恋人的吻却是难以言喻的温柔与深情,仿佛把平时不曾说的感情都倾注其中。当初曹德智给臧鑫表白的时候就是直接走上去亲懵了然后顺利的把人拐到了手。两人温热的吐息缠绵,一个漫长的吻仿佛抽干了臧鑫全身的力气,整个人软在曹德智怀里,气势汹汹的瞪着他:”老曹你还好意思说你不会撩人!“”我真不会。“眼看着臧鑫还要说什么,曹德智伸手点上他被自己吻得嫣红水润的唇瓣示意他噤声,”我从来都不会撩人啊,我明明只会撩你。“臧鑫看着他满脸无辜的样子一仰身躺倒,把脸埋进被子里哀嚎:”老曹你真的变了你不是我以前认识的那个高冷的学生会会长了!“”我从来就没说过我高冷啊,你们都要这么觉得我有什么办法。“”你整天冷着脸不苟言笑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你知不知道!谁晓得你是这样的人啊!“”我只是不想像你一样到处拈花惹草而已。还有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曹德智你老实交代你哪里学的满嘴骚话!“”跟你学的。”“……”臧鑫不想说话了,一翻身把自己卷进被子里。曹德智伸手把他拉出来重新抱进怀里,在他侧脸上落下轻轻一吻:”少贫两句,我不说你又不记得做赛后放松,明天早上起来又要跟我抱怨腿疼了。“说着撩起臧鑫的浴袍帮他按摩腿部肌肉,指尖不经意划过大腿内侧娇嫩的肌肤,臧鑫身子一下子绷紧:”老曹你手往哪儿放呢正经点行不行!“”我很正经的啊。“”……“

臧鑫向来在学校里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小王子,逢场作戏的本事有的是,一场舞会下来脸不红心不跳撩遍全场女生,直到他遇见了曹德智。平日里不知道多能闹的家伙在新任学生会会长面前偏偏羞涩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三两句话就能被撩到面红耳赤。大家都拍手称快说这么个祸害终于被收了,可可的是一物降一物。


新开张的制糖厂了解一下

求红心蓝手

我超爱你们的

评论 ( 6 )
热度 ( 69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