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海边(三)


*剧情略狗血
*OOC可能
*欢迎提建议
黄少天自那日祭典一别随父母归家后,便是像从前一样生活。那自称为神的喻文州,却是有数年未曾再见。想来他也是神,自是不可能流连于凡俗红尘,偶尔升起对那人的思念,自己却也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是见了他两面,为何却如此牵挂。然时日一长,便也是淡忘了。
时光荏苒,转眼间时事风云变幻,太平盛世已然不在,奸贼叛乱,国家岌岌可危。黄少天本家住海边,想来是不会被波及,却不料一日门外人喊马嘶,金戈铁马声不绝于耳。叛军终究还是来了这里。虽是海边小镇,却不至于毫无防备。官兵自是与叛军一场混战,兵源不足,便从村民中强行征兵。
那日黄少天本在与父母一同整理出海所获,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自然得帮家里做些事情。小小的家虽是简陋,可是欢声笑语中却充满温馨。忽而门外敲门声阵阵,隐约可以听见一个声音在大声喊叫,夹杂着些粗鄙的字词。父母一下便是脸色发白,对视一眼忙不迭起身开门。门外站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士兵,不由分说抓着他们的肩膀便要带走。黄少天父母苦苦哀求,方是换来了几许交代事情的时间。父亲走过来,轻轻的抚着他的发顶:“少天,你也长大了,这几天在家莫要闯祸了,待这一场混乱过去,我们自会回来。”黄少天乖巧的点头应声。他本将父母的话完全当真,可是战争结束时,等来的消息却是他们双双阵亡,尸骨无存。小镇虽未被攻陷,战火过后也是一片狼藉。本是十五六岁少年,尚未到弱冠之年,又是家中独子,自小倍受宠爱,如何料理的了这般局面。在躲过战火幸存下来的亲朋的帮助下,勉强在家中搭了个灵堂,头七过后为父母立下一座衣冠冢。亲朋皆散,独留他一人望着家徒四壁,茫然不知所措,不由得悲从心生,倚着墙放声大哭。
数着日子却也到了当年所说大祭,然而现在黄少天家破人亡,怎的还有心思考虑这些。虽是战火不息,小庙却奇迹般安然无恙。喻文州平日长留海中道场,除了祭典偶尔来观看之外几乎不离洞府,这小镇遭难,他却是一无所知。他本是护海之神,并无责任护佑这一方人民。这几年时间对他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想着倒是改应了当初对那孩子的诺言,于是提前几天便到了镇上。战争过后满地狼藉却并未让他惊讶,这几千年来,沧海桑田也曾见,又何在乎这般情景。凭着记忆找到那孩子家中庭院,只觉一股浓重死气扑面而来,也是极为不适。在门外伫立许久,只见不断有人进出,只是到最后一人出来时也不见那人出来。眼下烈日当头,正是死灵鬼气最弱之时,敛了神息避开游荡的孤魂往屋内去,却闻得灵堂上哭声凄凉,心下疑问往里去,只觉一时心神慌乱,再缓过来已是拥人入怀。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死者已矣,生者又何必悲伤至此。”
“你我缘分未了,不如随我去了,也算尽我当初承诺。”


求红心蓝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 1 )
热度 ( 41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