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花吐症


*短
*OOC,雷慎


张佳乐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
事情从一天晚上说起。张佳乐洗漱完了,靠在床上玩手机,他正刷着孙哲平的微博。从孙哲平退役之后他们就少有联系,但张佳乐一直在悄悄的关注着孙哲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原因,只是他喜欢孙哲平而已。这件事没什么人知道,但是毕竟是事实。看了眼时间不早了,他放下手机。觉得喉咙有些不舒服,他下意识的用手掩着咳了几声,放下手时惊讶的发现手心里躺着几片蓝色的,小小的花瓣。 他决定明天再查这件奇怪的事,于是关了灯,拉拉被子躺下来睡了。
张佳乐第二天上网搜了一下这种奇奇怪怪的吐花的毛病,网上给出的解释是:花吐症,因为暗恋一个人导致。无药可治,只有所爱之人的一个吻可解。若未互明心意,则感染者会在三个月之内死去。
张佳乐看着网页一脸懵逼:神他妈我得这个病就是因为我暗恋孙哲平?喵喵喵???
张佳乐有点难以接受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三个月的事实。他并不打算去找孙哲平,他觉得孙哲平不可能喜欢他,不然,为什么会这么久都不联系呢。既然如此,被拒绝岂不是更给自己添堵。他依然在霸图,像往常一样训练比赛,并不觉得应该在生命的最后去环游世界什么的。
他的病越来越严重,蓝色的花瓣上已经沾了点点猩红,不仅如此,张佳乐还经常半夜咳醒,被喉咙的不适折腾的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是向来严谨的张新杰。他一发现张佳乐咳血,马上劝说他住院。可是张佳乐倔得很,愣是说自己没事儿,俩人的拉锯战持续了将近一个月,一直到张佳乐有一天因为窒息导致头晕差点晕倒在训练室,才终于同意住院。
住院以后没多久张佳乐就瘦的不成样子,不过他头晕,恶心,吃不下睡不好,不瘦也不可能。张新杰去查了花吐症的有关资料,再三盘问张佳乐到底喜欢谁,张佳乐只是笑着摇摇头,就是不告诉他。于是霸图众人开始锲而不舍的翻张佳乐的空间,微博,试图找到蛛丝马迹。他从头到尾来来回回查了好几遍,毫无头绪,倒是把自己累的够呛。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佳乐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又气又急可是束手无策,毕竟队友一场,怎么说感情也挺深。张佳乐住院半个多月之后,将一个封的死死的信封交给了张新杰,他笑着看着他的副队长:“等我走了,再帮我把这封信送出去吧。”信封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To孙哲平”,用的是张佳乐一贯的清秀的字迹,只是看得出来,一笔一划都有着不小的抖动,显然张佳乐是硬撑着写完的。张佳乐倒是很清楚自己也就剩这么一两天了,所以索性告诉了他们。要是孙哲平真的喜欢自己,那就皆大欢喜;要是他不喜欢自己,有这么一来一去的时间,剩下的事也就跟自己没啥关系了。人都不在了,还管那些感情纷争干什么?
张新杰当然不可能放着这个东西真等着张佳乐死,不管能不能成,他总得先去试试。当天晚上,张新杰就登上了去北京的飞机。差不多同时,张佳乐在医院陷入昏迷。
张新杰抵达北京后直奔义斩俱乐部,找到孙哲平之后他并没有多说,只是把信交到了他手里,顺便简单的说明了张佳乐现在的情况以及所在的医院。孙哲平接过信封,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但是张新杰敏锐的发现,他的手在颤抖。
孙哲平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只有一张小小的便笺:

大孙:
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新杰应该会告诉你,我得的是花吐症。对不起啊,这么多年都没有告诉你,我一直喜欢你。西部荒野,百花盛开。上次是你先走的,这次轮到我了。千万不要因为我的死而背上什么负担啊,遇见你,我就已经够幸福了,我只是,自私的想让你知道一下而已。


孙哲平看完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打开手机定了去青岛的最近一班飞机,抓起身份证和钱包就冲了出去。哪怕他的乐乐就是不在了,他也要去看他最后一眼。
下了飞机孙哲平拦了辆出租,火急火燎的样子司机看着都有点怕,还好凌晨街上没什么车,司机直接风驰电掣的把他带到了目的地,孙哲平直接甩下一张大钞就关了车门。凌晨的医院里安安静静,孙哲平疯了一样的冲上楼,按着张新杰报给他的房间号码,顺利的找到了张佳乐的病房。他轻轻的推开门,床上安详的躺着的人,脸色苍白的和床单相差无几。孙哲平慢慢的走过去,在他床边跪下,握住了张佳乐的手。他的手心里,是一片冰凉的触感。孙哲平的眼眶红了。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低下头,吻上了那两片血色尽失的薄唇。
张佳乐的脑海里一片混沌,他感到呼吸困难,却并不恐惧,毕竟三个月前,就知道了这个注定的事实。我要死了吧,他这么想。突然他觉得有什么湿热的东西落在了他唇上,痛苦在刹那间如潮水般退去。他挣扎着睁开眼睛,看见近在咫尺的红着眼睛的孙哲平。他惊讶的开口,声音带着嘶哑:“大孙你……怎么来了?”孙哲平狠狠地瞪着他:“他娘的张佳乐你怎么这么蠢!你喜欢我就直说啊,说了我又不会怎么样,为什么非要把自己搞死了呢……我……也喜欢你啊……”他说不下去了,看着这副样子的张佳乐他那里还有一点发火的心情。他拖过一把椅子坐下来,俯身吻了吻张佳乐的额头:“以后不管什么事,不许瞒着我。好了,好好休息,我就在这里,陪着你。”

评论 ( 7 )
热度 ( 50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