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组】多情怨(中)

题目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走个形式
OOC是我的,好东西都是他们的
请勿上升真人
借橙子一句话:谁上升我上谁
be系列,报社产物,不喜轻喷
【中】
此刻臧鑫身上的光焰已经渐趋暗淡,曹德智身上的禁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他一闪身冲上去,将半空中摇摇欲坠的人抱进怀里。最纯粹柔和的玄天功魂力透体而出,曹德智甚至不敢在其中留下一分无情剑的气息他怕无情剑的冷酷凌厉与肃杀会惊扰到怀里已经虚弱至极的爱人。他抱着臧鑫落回地面,盘膝坐下,让臧鑫半躺在他怀里。向来处变不惊的无情斗罗此刻连声音都在颤抖:“为什么……你明明早就知道……”一个微笑绽放在臧鑫的唇角,虽然已近油尽灯枯却依旧惊艳:“我再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不如最后再拼一场。圣灵教元气大伤,以后也不足为患了。舞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更何况你也回来了,唐门这边以后没什么要我操持的了。”臧鑫扬起了手里的多情剑,“多情剑早就凝聚了剑神,我死了也不会消散,,就留着给你当成近战魂导器用好了。”曹德智被他一番话说的呆滞,他想问他,唐门是没有什么要管的了,但是我怎么办呢?你等了六十年,如今我们终于可以放下责任去享受生活的时候,为什么你又要走呢。臧鑫啊臧鑫,你真的,甘心吗。然而张口无言,只定定的看着他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听得他又一声轻叹:“道是无情却有情,多情自古空余恨。”他微微向后仰起头,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抬起手,勾住曹德智的脖子,曹德智会意,凑过去吻住臧鑫,他的唇血色尽失却柔软依旧,臧鑫靠在他肩上,享受这最后的片刻温存。他的意识渐渐涣散,眼前浮现自己百年人生的一幕幕场景,无数次重叠的只有曹德智的身影。他的呼吸慢慢弱下去,生命在这个漫长而令人安心的吻当中走到了终点。曹德智抬起头,眼中隐约有晶莹的泪光闪烁。他轻轻的理顺臧鑫的长发,在他额角落下一吻,温柔的像是在给睡梦中的恋人道晚安。臧鑫走的很安详,嘴角笑容温暖,如美梦正酣。曹德智拿起被他搁在一边的多情剑,却不料多情剑直接如他的武魂一般化为一股能量融入他体内。臧鑫身上的四字斗铠突然光芒大盛,化作道道流光没入曹德智体内。两人的斗铠本是用同一种金属打造,由臧鑫设计,曹德智制作,能力是相辅相成,曹德智清晰地感觉到那几股磅礴的能量正在与他自己的斗铠融合。龙夜月走过来看着曹德智:“臧鑫也是太倔了点儿。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么。从唐门总部和史莱克遇袭之后,臧鑫的身体就出了状况。他的魂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频繁暴动,而且越来越剧烈。”曹德智大惊失色:“魂力暴动不是邪武魂反噬的表现吗?”龙夜月摇头:“并不是只有邪武魂才会出现反噬。任何武魂在根基不稳的时候都会出现反噬。多情剑以情为基,情伤对臧鑫来说就是致命的。他又死活不让我们告诉你,正好那个时候又逢着深渊位面反扑,我们也联系不上你。他就靠自封魂核来防止魂力暴动,但带来的副作用就是生命里的飞速流逝,还有实力的倒退。虽说实力的下降只是因为他封印了自己的魂核和部分魂力,但他是不能够轻易解封的,因为每一次魂力暴动都会比上一次凶猛的多,甚至可能直接威胁到他的生命。在这一战前,他正常状态下的战斗力可能还不如一个九十七级的超级斗罗。而且它的生命力在这一战前已经几乎消耗殆尽了,所以他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曹德智愣住了,他第一次感到后悔,后悔自己离开他这么长时间,后悔自己没有陪着他,后悔自己没有在唐门和史莱克遇袭之后及时赶回来,后悔自己让他如此操劳,后悔自己没有直接否决唐舞麟的作战计划,阻止这场战斗的发生。在他愣神的时候,空间中突然迸发出一股极其强烈的波动,熟悉到骨子里的气息让曹德智绝不可能认错。


来猜猜后面是刀是糖
欢迎评论或者私信后续
求红心蓝手评论
爱你们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