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漫天烟火下的许愿灯

“队长,这是方士谦前辈发来的婚礼请柬,时间定在两个礼拜以后,地点就在微草旁边的那家饭店,方前辈交代了务必要让队长去参加的。队长要是不去,前辈指不定要怎么念我了。”袁伯清一脸苦哈哈的汇报完,把大红的请柬往王杰希手里一塞,也不等王杰希回话,一溜烟儿的跑没了影儿。

王杰希顺手拿起来翻了翻,里面还印着方士谦和那个女孩的婚纱照,女孩长得清秀伶俐,是方士谦喜欢的类型。说是父母逼婚,其实大部分也是自愿吧。不然以方士谦的那种个性,还有人能逼得了他?他作为家中独子,也应该担起传承香火的责任了。大过年的,这是故意要拿他寻开心吗?还是说当年自己的心思,他当真是一点儿也不知?王杰希把请柬放在一边,接着摆弄手上的活儿。细铁丝做的骨架上糊了一层薄纸做成个圆筒状,开口处十字形的扭了两根铁丝,交叉处裹了一团酒精棉花。是个孔明灯,也叫许愿灯。

王杰希小心翼翼的将一张写了字的纸条绑到灯下,又挪了挪位置使纸条不至于被点起来的棉花烧到,推开窗子,从口袋里摸了个打火机出来,点着了那团棉花,手一松,看着那盏灯飘飘摇摇的往上飞去,新年夜窗外自是烟花漫天,王杰希盯着那一点橘色光芒,直到它淹没在绚烂的烟火中。

他想起来这许愿灯还是方士谦教他做的,那天也是大年夜,方士谦兴致勃勃的拉了他到窗前,巴巴的望着他要他一起来放许愿灯。王杰希被他盯得没奈何,和他一人做了一盏许愿灯,各自写了心愿在纸条上,缚上去放飞了。当时方士谦死乞白赖的问他心愿写的是什么,王杰希只笑笑说心愿要是说出来就不灵了。

王杰希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站在窗前发了好久的呆,冬夜的冷风吹的他打了个激灵,急急忙忙的关了窗子开始收拾桌子上一堆乱糟糟的东西。

微草原本留在队里过年的队员不多,除了王杰希袁柏清也没几个人了,但是收到袁柏清挨个儿发的婚礼请柬,都赶在那天之前回了俱乐部。王杰希站在闹闹嚷嚷的训练室里,难得的没去管他们。反正也是假期,吵就随他们吵去吧,自己也落得轻松一下。

等到了婚礼现场,王杰希看着周围又开始愣神。方士谦是从国外回来结婚的,自然的选了西式的婚礼,整个礼堂布置的很漂亮,方士谦挽着女孩的手走过来一一介绍,引着他们坐下,打了个招呼寒暄了几句就又去忙别的了。王杰希一直是心不在焉的,直到司仪宣布婚礼开始。其实他也没回过多少神来,只不过从盯着桌子变成了盯着台上。司仪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传遍了整个礼堂:“朋友们 ,婚姻是相互的理解和信任,更是彼此的托付和珍惜。婚姻是爱与爱的交融,情与情的交换,更是心灵与心灵的碰撞,生命与生命的相连。传颂着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交织出一个美好的爱情誓言。此时此刻我想新郎新娘都会有一句话想对彼此说,那么现在有请二位新人转过身来,相对而立,看着彼此的眼睛,新郎请你拉起新娘的手,在众人面前说出这份爱的告白吧。 先生,当你的手牵定她的手,从这一刻起,无论贫穷和富贵,健康和疾病,你都将关心她,呵护她,珍惜她,保护她,理解她,尊重她照顾她,谦让她,陪伴她,一生一世,直到永远,你愿意吗?”方士谦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我愿意。”司仪转向新娘,还没来得及开口,王杰希已经大步流星的冲到台上:“我不愿意。”司仪大概也是见过这种抢婚的场面,一转身就把新娘挡在身后,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杰希拉起新郎就跑。

王杰希拉着方士谦从疏散用的侧门冲了出去,全场安静了几秒才有人站起来大声嚷嚷:“快去追啊!”王杰希扯着方士谦撒丫子跑了好几条街转了好几个弯冲进一家酒吧才坐下来呼哧呼哧喘气。方士谦坐在他对面整了整领带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王杰希一抬头看见对面的人气就不打一处来:“你就不怕我不来?你就不怕我来了就安安生生待着?你就料定了我会来这一手?方士谦你能耐啊你!”方士谦伸手过去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你看我这不是算准了嘛。我就知道我家小队长舍不得我。”

后来王杰希才知道,他放许愿灯的那个晚上,方士谦就站在微草楼下瞅着,整栋楼就那一个窗户口亮着灯,他在干什么给方士谦瞧的一清二楚。方士谦凑过来拉着王杰希:“小队长啊,你想不想知道我俩一起放许愿灯的那次我在灯上写了什么。”王杰希给了他一个白眼:“不感兴趣。”方士谦故作委屈:“小队长……”“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可是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啊。”“你想说就说。”“我写的啊,就是要让小队长和我一起,好好的过一辈子,咱俩可以白头到老。”王杰希又翻一个白眼:“无趣。”“哎呀小队长,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那次写了什么了吧?”“合着你是来套我话的?”“算是吧。”“拿你没办法。”王杰希往后一靠,窝进沙发里:“我嘛,写的大概和你差不多了。但是我放了两次灯。”然后无视了身边尾巴摇的欢的某只径直站起来进了房间。

评论 ( 97 )
热度 ( 29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