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王]此生愿与君归去

酒家楼文手作业 @酒家楼 

逻辑混乱+小学生文笔

OOC可能有

不喜轻喷

方士谦是个身世显赫的孩子,他的父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而父亲却从不关心他,虽身为嫡子,却被皇帝召为侍读,从小被送入皇宫,在宫中长大。方父位高权重,难免引起陛下怀疑,于是方父主动将方士谦送入宫中,以安皇上之心。他虽然只是一名质子,但皇上自然不会亏待了他。皇家出手本来阔绰,又怎会在乎他一个孩子的吃穿用度。但他在宫中虽是锦衣玉食,说白了还是用来交换权力的棋子。

而王杰希身为皇子,奈何母妃身份并不高贵,他也是备受冷落。然而他并不在意这些名利,只是一人在府上静静读书,七岁便已识文断字,能诵诗文。

方士谦第一次见到王杰希是在八岁的时候。皇上召他为侍读,便是将他派到了王杰希身边。王杰希并不受宠,这不过是将方士谦召到宫中的一个理由而已。两个孩子初见面,方士谦躬身行礼:“方士谦见过七皇子。”一举一动有板有眼,不卑不亢。王杰希愣了片刻回道:“方公子不必多礼。今后或要朝夕相处,还请多担待。”明明都是七八岁的孩子,却仿着礼书中所说,俨然是小大人的模样。

两人虽是装着少年老成,毕竟是稚气未脱的孩子,相处几天后就都露了原形,整日的混在一起吵吵嚷嚷,甚至连读书练剑时也没个消停。

“方士谦你给我安静一点!”

“哎呀不会默诵又不是我的错!”

“本皇子温书呢!吵死了!”

“那你去别的地方看!”

……

两个人这么打打闹闹的长大,转眼间都长成了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美少年,然而彼此之间依然本性不改,得理不饶人。

这一年,皇上与邻国缔结和约,互送质子,而王杰希作为最不受宠的皇子,理所当然的成了质子的人选。皇上这么做,也不是没有目的的。王杰希满腹经纶熟读兵书,从小又备受冷落,平素温文尔雅颇得人心,将来是最有可能威胁太子地位的人。如今将他送去邻国,若将来两国交兵,也可以一并除了他这个隐患。

王杰希不是不知道这些阴谋,这所有的事情他都清楚,却默然领命,整装启程。就像他很早就知道方士谦被召入宫中作为他的侍读不过是个借口,却从不拿他质子的身份说事。如今自己也是了。王杰希无声的苦笑。

王杰希走的那天方士谦去送他,时间仓促,二人匆匆作别,等到王杰希走远了方士谦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一件事情,忘了在分别的时候对他的七皇子说一句,我心悦你。罢了,不如等他回来再说。

三年之后太子即帝位,两国果然开战。王杰希看见方士谦站在太子,不,当朝国君身后,白袍银铠,星眉朗目,面上却隐隐有担忧之色。方士谦看见王杰希在阵前,一柄长枪指着他的咽喉,他却依旧笑的温和沉静,仿佛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听见敌军将领问国君,就不在乎自己七弟的性命吗。而君主只是淡淡的笑:“为了国家的利益,又有什么不可牺牲。”他看见在国君挥手下令进军的那一刹,长枪挑入他的咽喉迸出的血花。

那一战是他们胜了,大获全胜。

方士谦被封为镇国大将军,权倾朝野。他以为王杰希死了,像所有人以为的那样。而王杰希拖着重伤的身躯,竟是在那一战中逃出生天。他没有再回京城,找了片荒山野林,建一座小屋自己住下,看世事变迁,政局动荡。他听说,镇国大将军方士谦为了给从前的挚友报仇,放弃皇帝诸多赏赐举兵起义。他听说,方士谦起义成功登上帝位。他听说,方士谦是个贤君,处处为百姓着想。

王杰希忽而想起他们小时候的对话。

“士谦,你长大了要去继承你父亲的官爵吗?”

“应该是要的吧,但我一点也不感兴趣。”

“杰希啊,你说等我们长大了,就一起离开京城去隐居好不好。我觉得那些文人雅士的隐居生活,都惬意得很呢。”繁华尽处,寻一无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与你晨钟暮鼓,安之若素。

“好啊。”反正这个国家,也轮不到我来掌管。

那都是年少轻狂了。

儿时的梦想,王杰希做到了。

隐居的生活,是很惬意。他在山林中,看着,听着,心上人的一举一动。

曾经他说要与他归隐。



满地打滚的求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