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洗了头怎么能不擦干呢

*OOC预警

*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

  谈无欲退隐以后,失了功体让他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比如擦头发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过腰的银发一时半会儿是弄不干的,谈无欲有时索性就不擦了,任它自然风干。但他现在这个冬不耐寒夏不耐热的体质,散着一头湿哒哒的头发就很容易受风寒。

  谈无欲退隐后整日窝在无欲天,素还真怕他整天不出门给闷出什么病来,于是得了空就去无欲天赖着说要给师弟解闷。谈无欲是嫌弃他还来不及,张口闭口的冷嘲热讽,一副不把素还真轰走誓不罢休的样子。素还真倒是没在乎这个,反正从小到大也是一路这么怼过来的。他倒是怕谈无欲一个人待着又不好好照顾自己,本来就有内伤又给自己整出一身的病来。

  那天谈无欲刚洗了头出来,发梢还在滴水,本是想走出门去看看月色,一出门正碰着素还真。谈无欲在心里哀嚎一声,怎么这个灾星又来了。想着又是一句嘲讽脱口而出:“今天素闲人又是没事干啊?”素还真没接他的话,一眼瞥见他湿淋淋的头发,二话不说拉了人往房间里走。

  他顺手抽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拖过一把椅子坐着,硬是把谈无欲摁着在自己腿上坐下来,开始细细的为怀里的人擦头发。谈无欲的发质很好,摸起来很顺,很舒服。素还真没有用内力直接给他烘干,而是拿着毛巾慢慢的擦。难得师弟会这么乖乖的让他抱着,怎么能把这么好的机会浪费了。素还真一边擦着一边还不忘唠叨几句,说来说去也都是些注意身体之类的老生常谈,谈无欲给他一个白眼,懒得理他。

  这么长的头发的确要擦很久,久到素还真擦完时谈无欲已经靠在他怀里睡着了。向他们这样行走江湖的人大多警惕,睡觉都是浅眠,哪怕在自己家里也是一样。而素还真低头看时发现谈无欲睡得很沉,呼吸平稳而悠长,以至于被抱起来放到床上都毫无察觉。谈无欲睡得这么香甜正表现出了他平日里不愿承认的对素还真的绝对信任,虽然谈无欲日常对素还真难得有一句好话,但被素还真抱着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放松了警惕,这不是绝对信任是什么?

  素还真在谈无欲身边躺下,伸手把人圈进怀里,让人枕在自己手上,就这么看着人安静的睡颜,忽然想起儿时半斗坪同修,那时修为尚浅,谈无欲功体属阴,从小就怕冷,而素还真身上总是暖乎乎的,于是一到冬天谈无欲就喜欢挨着素还真睡,后来两人确定了关系,谈无欲就索性窝进他怀里,就着他手当枕头睡。好久没见过师弟这么乖巧的样子了,素还真想。他忍不住凑过去,温柔的吻在怀中人的额头,眉心,双眼,鼻尖,一路吻至唇角。他轻轻的舔舐着他的唇,细细的厮磨,温柔地啃咬着。谈无欲依然是熟睡的样子,只有微微翘起的嘴角和脸上泛起的红晕暴露了他已经醒了的事实。素还真也不揭穿他,只等谈无欲自己慢慢的睁开眼睛瞪他一眼又闭上,挪了挪身子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趴在他怀里接着睡。素还真收了收手臂把人抱得更紧,低下头再一次吻上谈无欲的唇,这个人啊,还是怎么疼怎么宠都不够。


评论
热度 ( 14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