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一个OOC的甜饼

*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小学生文笔
*半架空

“师弟,在你看来,素某何时是最可爱的?”
“什么时候都欠揍吧。”
“相对而言呢?”
“大概……是你散发吐血,重伤倒下之时吧。”
“耶,师弟可是觉得,这样的素某才不会心怀诡计么?”
不知谈无欲是没听清他说的还是如何,却只沉默着,一言不发。

后来,谈无欲退隐,素还真依旧行走江湖。
素还真一次重伤后从昏迷中醒来,睁眼见屈世途守在身边便问道:“好友,吾昏迷的这些日子,可有人来访?”
屈世途想了想:“一页书与净琉璃菩萨已来看过你的伤势了。”
素还真却继续追问着:“还有谁么?”
屈世途犹豫一下:“续缘也来过了,他怕你责怪,本是不让我说的。”
素还真有一点失望,却不依不饶:“可还有谁来过?”
屈世途摇了摇头:“没有了。武林正乱,诸人皆忙,还等着你养好伤前去助力呢。好好躺着,吾去为你煎药。”说着转了出去。
屈世途走出去,却见谈无欲坐在客厅一角。刚想出声招呼他,就见他做出噤声的手势。屈世途默默地走过去,压低了声音:“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内室探望?”
谈无欲只摇头:“等他睡了,我进去望一眼即可。”屈世途不解,但也不便再多问,端药进去时见素还真已合眼睡了,药碗轻轻搁在桌上便出去拉了谈无欲示意他可以进去。
谈无欲推开虚掩的门,见那人散发仰卧,似是睡得香甜。说是只看一眼,又忍不住蹑手蹑脚走过去坐在床边,盯着他睡颜,忽地听见那人好像说起梦话,于是俯下身去,听见素还真口里絮絮念着:“师弟不是说……素某这般光景是最可爱的吗……那师弟……为何不来看看素某呢……师弟究竟是为何会认为素某重伤时方是最可爱的呢……”
谈无欲一时怔愣,低了头仿佛在接素还真的话:“我这不也是来了吗。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看到你这般安静的样子……看着你再想想以前的事,真的很好……”
话音未落就听见身边人又一句话:“师弟方才说了什么?吾刚睡醒未曾听清,师弟可否重复一遍?”谈无欲转头看见那人坐了起来,炯炯有神丝毫不像刚睡醒的样子。又一想自己刚才说的话,便明白自己又是被这人戏弄了一番。“果然素大贤人哪怕重伤还是心机不减呐。素贤人可愿告诉吾为何要装睡?”
素还真自是把谈无欲之前话中浓浓情意听得真真切切,心下正喜,也没再堵回去:“素某是闻到些万年果的香气,又隐约听见你与屈世途谈话,只想见你一面,便装睡骗得你进来。”
谈无欲叹了口气,这人到底是真重伤还是假重伤啊。只是感觉到他气息的确紊乱,不好再出言气他,于是起身拿了药碗递给他,借机转移话题:“趁热喝了,省的又要再热。”素还真接了药碗却不往嘴边送:“不如师弟喂素某喝。”谈无欲横了他一眼:“有力气算计我还没力气自己喝药?”嘴上说着却还是拿过药碗送到他嘴边,扶着他的肩看他一气干完了碗里的药。
放了药碗刚欲抽回手却被素还真拉住,手腕被大力一拽,整个人倒在了素还真身边。素还真顺势把他抱进怀里,任他怎么挣扎也不松手。
“放手!”
“不放。”
谈无欲一急,使劲推了一把素还真,他毕竟身上伤势不轻,终于被谈无欲寻得机会挣脱。谈无欲尚未来得及庆幸就听见身后剧烈的咳嗽声,素还真悄悄的抹了一下嘴角却还是被谈无欲看见一点血迹。谈无欲想了想还是靠过去替他将那点血迹擦干净,又一次被他抱住,便静静地枕在他胳膊上不再翻腾。时辰已晚,被素还真这么暖暖的焐着,谈无欲小小的打了个哈欠。素还真看见,把他又往怀里拢了拢:“师弟今晚就这么睡吧。”谈无欲给他一个白眼:“就算是天晚了我回不去,琉璃仙境难不成连客房都没有?”
“素某想和师弟同床共枕呐。既已互明心意,师弟还在害羞什么?按师弟先前所说,不如索性搬到琉璃仙境与素某同住,何须再想过去的事,素某一直陪着师弟不好么?师弟觉得如何?”
“素还真!你莫要得寸进尺!”

评论
热度 ( 6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