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现代paro】一辆没有名字的碰碰车

*车还没有开起来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金碧辉煌的包厢内灯火通明,与窗外行人渐稀的街道显得格格不入。觥筹交错间有不绝于耳的喧哗,烟味混杂着酒气,凑出一种刺鼻的气味。谈无欲皱眉,果然这样的酒宴是令人烦不胜烦的。他本来千方百计推脱这样的差事,然而今天实是推不过才应下来,谈这桩生意,他本是喜静的人,平日也不沾烟酒,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又被强灌了好几杯酒,他已经开始有些头晕。他用手扶着头,看这些喝得烂醉如泥,东倒西歪的人打着酒嗝开始起身道别,庆幸这场宴会终于要结束了。许多人吃饱喝足后红光满面地走过来想和他握手,也不忘递过来一张名片,而后对他含糊地低语。谈无欲只带着微笑陪他们兜着圈子。他是不喜欢参加这样的酒宴,但这也并不代表他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这样的金钱交易他早见多了。他这次代表公司出来参加这次酒宴,合理的金钱交易他都应下了。



谈无欲坐在酒店大堂里,摸出手机汇报了任务圆满完成,不出意料的收到一段赞赏。他走到门口,远远的看见一人撑着一把白伞等在雨里。那人见他走出来,也是缓步迎向他。看见那人的第一秒谈无欲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难得他还记得自己没带伞,大老远的跑过来接自己。那人还未近身风中便是送来一股白莲香气,谈无欲望着素还真:“难得劳动素贤人大驾啊。”说这人已是走入伞下。素还真伸手揽住身旁人的腰:“这不是看你没带伞吗,淋雨生病了,还不是我心疼。”谈无欲一把拍开素还真的爪子,剐了他一眼:“走路就好好走路,安生点不行吗?”素还真听他这么说,只是又把伞向他那边仄了仄:“这不是怕你喝醉了摔着嘛。”谈无欲虽是只喝了几杯酒,奈何本不沾烟酒,酒量便小,这几杯已是让他脚步有些不稳,一个踉跄险些向前栽倒,嘴上却还在逞强:“我……我没醉……”素还真眼疾手快把人一把捞进怀里,只觉酒气扑鼻,眉头微蹙:“那些人又灌了你好多酒么?”他深知自家师弟一向克己自律,只担心他会不胜酒力发生什么意外。谈无欲半倚在他身上,“嗯”了一声算作回应。半扶半抱的把人塞进车里,素还真发动车子:“头晕的话就先睡一会儿,到家了我去给你煮醒酒茶。”谈无欲靠在副驾驶座上,眯着眼睛想小憩一会儿,可是他今天出席酒宴穿的西装领口有些紧,他试图伸手去解领口的扣子,然而已有醉意的身体并不听使唤,摆弄了半天连一颗扣子也没解开。他有些急躁,皱了眉,手上动作更加忙乱。素还真在旁边憋不住笑出了声,不出意料的被谈无欲横了一眼。带着朦胧醉意的眼神,勾的他心弦一动。他瞅了一眼仪表盘,发动机尚未预热完毕,于是他侧过身子,探身将谈无欲领口的两颗扣子解开,顺手为他将衣领稍敞开,安抚行性的揉了揉他的头发。谈无欲有些不满,却也没有精力去表达,只是将身子又向宽敞的座椅中缩了缩。等素还真将车开到了家楼下,偏头望了一眼谈无欲,只见身旁人睡得香甜,只能唤着那人名字将他轻轻摇醒。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