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剑组】一物降一物

所以看着好像是真的复活了是吗

消息极不灵通的人表示无奈

这才几号啊怎么就有实体书照片流出来了

那好吧我来还我的flag了

他们好好的我日更都愿意

此处艾特见证我立flag的千佬 @千祀 

顺便各位有没有谁给我说说28册到底发生了啥啊到底有没有完结啊

给我喂原著糖把我哄开心了说不定给你点文嗯没错/不要脸.jpg


*普通人AU

*又名《论曹德智到底可以有多撩》

*部分情节改编自生活现实

*高甜但是OOC所以雷慎

*不喜轻喷,实在不喜欢右上角小叉叉请自便


没错我就是想写一个温柔起来超级骚气的老曹hhhhhhh

在我心里老曹就是这么宠臧鑫的,...

一个小问题。占tag歉。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曹德智在血神军团到底呆了多久啊

我看到很多文里都写了六十二年三个月零五天

原文哪里有提到这样的具体时间啊

还有再问一下哪里有提到殿主和副殿主虽然不说话但是有方式交流啊

有没有考据党给我一个具体章节嗯

非常爱你们

评论回答我可以带一个迷你甜饼的梗我随机掉落

看清楚了是甜饼!甜饼!甜饼!重说三!拒绝任何形式的刀我说清楚了啊

【情剑组】多情怨(下)

题目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走个形式
OOC是我的,好东西都是他们的
请勿上升真人
借橙子一句话:谁上升我上谁
报社产物,不喜轻喷
恭喜各位猜是糖的小可爱哈哈哈哈哈

【下】
然而曹德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一切又重归沉寂。身为极限强者的龙夜月自然不可能毫无知觉,不免一声叹息:“臧鑫这孩子真是傻啊。居然把大半的灵魂本源都留在斗铠里,还残存的最后一缕执念就是保证他的斗铠不会因为有自我意识而抗拒融合。真是……”她的话尚未说完,天地间风云突变。翻腾的雷云向这片天地疯狂的涌过来,金色的纹路在曹德智一身纯白的斗铠上飞速蔓延,而他本身的气息也在以几何级数急遽攀升。曹德智缓缓地站起身,眼神漠然。恋人的离世让这位无情斗罗终于在这...

【情剑组】多情怨(中)

题目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走个形式
OOC是我的,好东西都是他们的
请勿上升真人
借橙子一句话:谁上升我上谁
be系列,报社产物,不喜轻喷
【中】
此刻臧鑫身上的光焰已经渐趋暗淡,曹德智身上的禁锢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他一闪身冲上去,将半空中摇摇欲坠的人抱进怀里。最纯粹柔和的玄天功魂力透体而出,曹德智甚至不敢在其中留下一分无情剑的气息他怕无情剑的冷酷凌厉与肃杀会惊扰到怀里已经虚弱至极的爱人。他抱着臧鑫落回地面,盘膝坐下,让臧鑫半躺在他怀里。向来处变不惊的无情斗罗此刻连声音都在颤抖:“为什么……你明明早就知道……”一个微笑绽放在臧鑫的唇角,虽然已近油尽灯枯却依旧惊艳:“我再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不如最...

【情剑】多情怨(上)

题目和正文没有半毛钱关系就是走个形式
OOC是我的,好东西都是他们的
请勿上升真人
借橙子一句话:谁上升我上谁
be系列,报社产物,不喜轻喷
【上】
在唐舞麟成为唐门门主以后很多年,有人专门采访这位传奇人物,问及当年剿灭圣灵教的时候,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是哪一场战役。唐舞麟沉吟一会儿,缓缓答道:“是前任门主无情冕下成神的那一战。”
那一战算是唐门大获全胜了,从结果来看。那一战,圣灵教两大天王武魂被废,冥帝哈洛萨重伤,五年不曾复出为害,而反观唐门,仅仅是付出了一位极限斗罗陨落的代价,更何况唐门前门主无情斗罗曹德智当场成就神位,之后便是不费吹灰之力的清剿。
门扇上三声轻响,窗前伫立的男子动也不动,“请进吧。”“冕下,...

【鸦九】希世之珍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一发完
不知道是什么cp
瞎几把乱写系列
ooc慎,不喜轻喷

“好友,你要的情报已经全部收集到位了。”
“说吧。”
“你要的东西在一个名叫绮罗生的人手里,此人现居加拿大,传闻中他富甲一方,你需要的东西正存在他目前所居的宅邸中,我已经提前派人去试探过多次,这是那幢宅子的结构和布防情况的草图,你先拿着看吧。另外当地我们已经布置下人手以作接应,事不宜迟,你最好尽快动身,以免打草惊蛇。
“不急,我还没必要顾虑那么多。”
“那随你。但是话说回来,你真的对那块玉有兴趣吗?你又不是要搞收藏什么的,何苦一定要把这个弄到手。”
“那么多人想要,我也就跟着凑个热闹。”
“……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爱出风头,你还觉得自...

新年礼物

*还是烂俗的求婚梗
*假设他们在这个时候过新年
*全甜无刀,放心食用(没错一切都是为了发糖
*ooc有,不喜轻喷

“还有一个小时多一点就是新年了啊……Severus怎么还关在他的魔药间里……”Harry忿忿地嘟囔着,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就是几分钟之前才回到这里的事实。他用手指拨弄着膝盖上的小礼盒,墨绿色的包装上藏着细细的银色花纹,希望会符合地窖蛇王的品味。Harry瘫在沙发上一个人胡思乱想,不知不觉间指针已逼近了十二点。Harry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心里开始有一点小委屈。这该死的老蝙蝠!上次圣诞节也是晾着他一个人在外头,自己和坩埚相亲相爱去了。到底谁才是他的恋人啊!正在他神游的当儿,内间的门无声无息地打开...

来一发情人节贺文

*OOC慎
*不喜轻喷
*全甜无刀,放心食用

“Professor…”
“闭上你的嘴,滚出我的地窖!”
“Professor…”绿眼睛的小狮子毫不畏惧,甚至走过去拉住了地窖蛇王的袖子。
“只有该死的麻瓜和愚蠢的巨怪才会想要去过什么情人节!所以停止你的纠缠,Potter!让你可怜的卑微的前魔药教授专心对付这些该死的小巨怪的作业!”Snape觉得自己已经气的要拍桌子了,面对这么一大摞的羊皮纸他是真的没有任何离开他可爱的地窖的想法,更何况医疗翼的魔药又被那群成天打架的小巨怪消耗完了。
“Severus…作业明天也可以改啊。”格兰芬多的狮子显然不会善罢甘休,这个时候绿眼睛的男孩已经成功地爬到了男人的腿上并抢走了他手...

求群(占tag歉)

有没有小伙伴能推荐一下斯哈或者犬狼或者ggad的同好群啊……求不逆qwq
亲世代也可以的……
粮太少了我要饿死了qwq
感谢各位能花一分钟看一眼
如果能给点帮助就万分感谢啦
以及欢迎留评勾搭哦
占tag再次致歉

对不起先走一步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私设有,不喜勿喷
孙哲平退役的时候走得无声无息,谁也不知道的,就那么悄悄的走了。连和他同一寝室的张佳乐也被蒙在鼓里。头天晚上,张佳乐复盘到大半夜,回寝室的时候,看见孙哲平早在对面床上睡熟了。他摸黑进去草草洗漱完也躺下睡了,想着这时候要是还不睡明天又起不来床了。一觉睡不到自然醒的感觉,多难受。
第二天早上张佳乐是被闹钟叫醒的,他在床上滚了两圈,不情不愿地爬起来,闭着眼睛摸索着按掉闹钟。他坐在床沿上打了两个哈欠,唔,好像有什么不对?今天早上是不是太安静了一点!以往都是孙哲平早早的爬起来收拾好了顺便下楼买了早饭上来,再给他按掉闹钟,轻轻的把他摇醒。难不成是自己昨天给闹钟...

【方王】漫天烟火下的许愿灯

“队长,这是方士谦前辈发来的婚礼请柬,时间定在两个礼拜以后,地点就在微草旁边的那家饭店,方前辈交代了务必要让队长去参加的。队长要是不去,前辈指不定要怎么念我了。”袁伯清一脸苦哈哈的汇报完,把大红的请柬往王杰希手里一塞,也不等王杰希回话,一溜烟儿的跑没了影儿。

王杰希顺手拿起来翻了翻,里面还印着方士谦和那个女孩的婚纱照,女孩长得清秀伶俐,是方士谦喜欢的类型。说是父母逼婚,其实大部分也是自愿吧。不然以方士谦的那种个性,还有人能逼得了他?他作为家中独子,也应该担起传承香火的责任了。大过年的,这是故意要拿他寻开心吗?还是说当年自己的心思,他当真是一点儿也不知?王杰希把请柬放在一边,接着摆弄手上的活儿。细...

【喻黄】从未分开

这个世界上有六十几亿人口,但某个瞬间,只有这一个人,就能抵得过千军万马,四海潮生。这是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想的。

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是在十三岁的时候。那个笑容璀璨的少年,意气风发,仿佛整个天下都是他的。或许将来的确会是。黄少天是当朝皇子,虽非长子却是嫡子,也是当今陛下最宠爱的孩子。而喻文州,是他的贴身侍卫,也是他的侍读。喻文州也并非平民出身,他的父亲是当朝镇国将军,将他送进宫中不过是看好黄少天将来很可能继位,提前让儿子成为他的心腹罢了。而喻文州倒是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虽然他并没有刻意去接近黄少天,但黄少天似乎很喜欢他,从喻文州进宫起两个人就是玩的极好,即便两个人性格不一,黄少天活...

【日月】一辆没有名字的碰碰车

果然不能小看lof

车还是翻了

行吧我上链接

点我

要是不能看的话请评论通知我

[喻黄]愿与君归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二赛季总决赛,蓝雨主场对阵轮回。
大屏幕上是夜雨声烦的身影,上帝视角的转播让地图的每一个角落都一览无遗。夜雨声烦的动作看起来很容易被发现,但这只是看起来而已。对于在他前方的一枪穿云来说,夜雨声烦所处的位置正好是视野的死角。黄少天操纵着夜雨声烦绕到正截杀灵魂语者的一枪穿云身后,一记银光落刃让一枪穿云的血条下降了一截,一枪穿云迅速回身和夜雨声烦缠斗,黄少天大爆手速,一套连击打得酣畅淋漓,在灵魂语者的辅助下成功将一枪穿云送下场。
“好一套漂亮的剑影步!黄少果然是当之无愧的机会主义者!”
无浪迅速赶来清空了夜雨声烦的血条,还没来得及对付灵魂语者,已经陷入索克萨尔和流云的前后夹击中。轮...

[方王]此生愿与君归去

酒家楼文手作业 @酒家楼 

逻辑混乱+小学生文笔

OOC可能有

不喜轻喷

方士谦是个身世显赫的孩子,他的父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而父亲却从不关心他,虽身为嫡子,却被皇帝召为侍读,从小被送入皇宫,在宫中长大。方父位高权重,难免引起陛下怀疑,于是方父主动将方士谦送入宫中,以安皇上之心。他虽然只是一名质子,但皇上自然不会亏待了他。皇家出手本来阔绰,又怎会在乎他一个孩子的吃穿用度。但他在宫中虽是锦衣玉食,说白了还是用来交换权力的棋子。

而王杰希身为皇子,奈何母妃身份并不高贵,他也是备受冷落。然而他并不在意这些名利,只是一人在府上静静读书,七岁便已识文断字,能诵诗文。...

[喻黄]意料中的擦肩而过

*OOC预警

*不喜勿喷

黄少天比喻文州早两年退役,他走的时候给喻文州写了一封信。他为此把自己在房间里关了一天,总是写了改改了写。他抽了一张信纸,把最后的成品端端正正的誊在上面。他喜欢喻文州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勇气告白。连这最后的一封信上,也只字未提。黄少天盯着那张纸看了很久,慢慢地将它折成三折,在背面的一个角落里郑重的写上这样两行字: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这两行字折进里面。

第二天他早早的起来,将这封信摆在了喻文州常用的训练桌上,然后离开了蓝雨,头也不回。

他们终于擦肩而过,在黄少天的意料之中。

[日月]怎可同生共死

那日素还真正闲坐在琉璃仙境喝茶,忽一聚而屈世途走进来递给他一封信,说是谈无欲写的。素还真拿过一看,确实是谈无欲的笔迹,拆开却只见一句话:请素贤人来半斗坪一聚。素还真自言自语一句:“耶,师弟怎想到邀素某前去一聚?”也未多想,拿着信便化光离开。

他是多年未来半斗坪了,庭院却依旧是整洁的样子,只是从前他打理的莲花池如今只有一方空空的池塘。想来是谈无欲不喜那一池莲花,大概也是随手处理了,倒是可惜。

他走进屋子,见谈无欲低头坐着,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他走过去拉了谈无欲的手,却觉得意外的冰凉。素还真一惊,摇撼着面前的人:“无欲!”谈无欲没有回应他,身子动也不动,面色苍白的吓人,显然已离世多时。素还真愣住...

【日月】月色莲华

*OOC预警

  无欲天刚落成的时候,素还真跑去挖了一方池塘,种了一池荷花。谈无欲自然是不满的:“你琉璃仙境的莲花还嫌不够多吗?没事跑我这儿来瞎折腾什么。”“哎呀师弟,你这儿的色彩太单调了,要有些明亮的颜色才好看。”两个人整日在外东奔西跑,都是不着家的主儿,谈无欲偶尔想起那一池子白莲无人照管,转念一想也罢,由它们自生自灭去好了。后来谈无欲退隐,整日的窝在无欲天,也看着那荷花由含苞到怒放。夏夜屋子里闷热得很,谈无欲便搬了把躺椅到水边乘凉。风吹过来,他头上的莲花簪碰出声声响动,谈无欲听着闹心,索性解了头发,拔了簪子拿在手上。他想闭幕小憩一会儿,却见素还真踏空而来,朝他笑道:“...

【日月】哎呀师弟怕冷就别撑着了

*致力于小甜饼

*OOC预警


那还是日月才子年轻的时候,半斗坪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唯一令谈无欲烦心的大概就只有素还真。两个人三天两头的斗嘴是少不了的。

谈无欲一日练剑时,一时未看着脚下,一脚踩空滑进了素还真新挖的莲池里。刚挖的池塘还没种上荷花,只有一潭清水。谈无欲那时还不会游泳,胡乱扑腾两下就呛了好几口水。原本在不远处的素还真已经跑了过来,纵身跃入池中,抱着他向岸边划去。谈无欲突然被人抱住,安心之余不忘和人顶上两句:“素还真!没事到处乱挖池子做什么!”素还真却无暇和他顶嘴,只顾着扶着人不再让他呛着。好不容易两个人湿淋淋的上了岸,谈无欲边喘息着边对素还真怒目而视。那时两人修为尚浅,素还...

【日月】洗了头怎么能不擦干呢

*OOC预警

*私设有

*小学生文笔

  谈无欲退隐以后,失了功体让他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比如擦头发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过腰的银发一时半会儿是弄不干的,谈无欲有时索性就不擦了,任它自然风干。但他现在这个冬不耐寒夏不耐热的体质,散着一头湿哒哒的头发就很容易受风寒。

  谈无欲退隐后整日窝在无欲天,素还真怕他整天不出门给闷出什么病来,于是得了空就去无欲天赖着说要给师弟解闷。谈无欲是嫌弃他还来不及,张口闭口的冷嘲热讽,一副不把素还真轰走誓不罢休的样子。素还真倒是没在乎这个,反正从小到大也是一路这么怼过来的。他倒是怕谈无欲一个人待着又不好好照顾自己,本...

依然是一个OOC的甜饼

*在OOC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小学生文笔
*半架空

“师弟,在你看来,素某何时是最可爱的?”
“什么时候都欠揍吧。”
“相对而言呢?”
“大概……是你散发吐血,重伤倒下之时吧。”
“耶,师弟可是觉得,这样的素某才不会心怀诡计么?”
不知谈无欲是没听清他说的还是如何,却只沉默着,一言不发。

后来,谈无欲退隐,素还真依旧行走江湖。
素还真一次重伤后从昏迷中醒来,睁眼见屈世途守在身边便问道:“好友,吾昏迷的这些日子,可有人来访?”
屈世途想了想:“一页书与净琉璃菩萨已来看过你的伤势了。”
素还真却继续追问着:“还有谁么?”
屈世途犹豫一下:“续缘也来过了,他怕你责怪,本是不让我说的。”
素还真有一点失望,却不依不饶:“可还有谁...

一个OOC的日月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
OOC且私设如山
私设一个温柔谈【我知道这是不存在的】

霹雳新春特辑过后。
素还真坐在窗前走神,被谈无欲搭住了肩:“在想什么?”
素还真沉默半晌方答:“在想你刚才那句‘师兄’。”
谈无欲盯着他好一会儿:“若是你喜欢的话,不如以后我便改口如此称呼罢。”
素还真转过脸来,似笑非笑:“师弟此话当真?”
谈无欲被他看的心里发怵:“素还真你笑什么!”
素还真笑得更加开心:“师弟不是说了改口的么?”
“素!还!真!”

[慕羽]婚礼进行时

*短

*OOC预警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羽仔?”

“麦叫我羽仔。”

“哎呀呀,老人家要结婚了,给我来捧个场吧?”

“那......恭喜了。”

“羽仔,当初可是说了,我若先,你也是要随后的啊。不如,就一起吧。”

“可是......”

话尚未说完,慕少艾已将一张大红喜帖塞进他手里。

“那么羽仔,要去好好准备啰。”

羽人慢慢的翻开那张喜帖,却见红底金字赫然写着:

新郎 慕少艾

新娘 羽人非獍

他猛地抬头:“慕少艾!”

话音未落面前人已抱了上来:“羽仔,嫁我可好?”

“你喜帖都发了我还能拒绝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温柔而绵长的吻。

药师挂起一个阴谋...

【日月/现代paro】一辆没有名字的碰碰车

*车还没有开起来
*小学生文笔
*OOC预警

金碧辉煌的包厢内灯火通明,与窗外行人渐稀的街道显得格格不入。觥筹交错间有不绝于耳的喧哗,烟味混杂着酒气,凑出一种刺鼻的气味。谈无欲皱眉,果然这样的酒宴是令人烦不胜烦的。他本来千方百计推脱这样的差事,然而今天实是推不过才应下来,谈这桩生意,他本是喜静的人,平日也不沾烟酒,在这样吵闹的环境下又被强灌了好几杯酒,他已经开始有些头晕。他用手扶着头,看这些喝得烂醉如泥,东倒西歪的人打着酒嗝开始起身道别,庆幸这场宴会终于要结束了。许多人吃饱喝足后红光满面地走过来想和他握手,也不忘递过来一张名片,而后对他含糊地低语。谈无欲只带着微笑陪他们兜着圈子。他是不喜欢参加这样...

【方王/段子】浴室杀手

*没逻辑的瞎几把乱写
*脑洞来自洗澡时候的放飞自我
方士谦的五音不全在微草是出了名的。但是方士谦非常喜欢唱歌。他每次一开口,微草众人就会向王杰希控诉方士谦荼毒他们的耳朵。王杰希也很无奈,因为他的耳朵也受到了荼毒。于是我们的魔术师大的勒令治疗之神,不许在大庭广众之下唱歌。方士谦表示我就是五音不全啊,我也很绝望。方士谦还是接着唱他的歌,但他换了个地方。他决定在浴室唱歌。毕竟哗哗的水声对他不着调的歌是一个很好的掩饰。微草众人对此表示非常高兴,他们终于不用再忍受方神的歌声了。然而王杰希很气愤,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要继续被残害?大眼这么想着。某一天,王杰希终于忍无可忍了。“哎方士谦啊,行行好呗,你就不能不唱...

叶神生贺

叶神,独一无二的神,生日快乐。

光梦(一)


韩文清站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用尽全身力气,把手上的刺刀从一个士兵的身体里拔出来,不,应该说的是一具尸体,已了无生气,刀从血肉中拔出时,带起一声沉闷的响声。

他站起身,轻轻的抹去了刀上的血,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脸上是淡漠的可怕的表情,对于这样的战争,他早已司空见惯。

韩文清是一个兵。韩文清家族世代习武,也曾在清廷任一官半职,然而朝代更迭,于是家族没落,韩文清便凭着小时候练武的底子入了军营,成了一个没有编制的兵。

既是军人,应该早已习惯战场厮杀,韩文清回到破落的家中,忽而想起小时候曾经家族的温馨与辉煌,不禁苦笑一声。

不是他没有志气,不是他不想振兴家族,只是在这乱世当中,凭他一己之力,可曾能够振...

[喻黄]海边(三)


*剧情略狗血
*OOC可能
*欢迎提建议
黄少天自那日祭典一别随父母归家后,便是像从前一样生活。那自称为神的喻文州,却是有数年未曾再见。想来他也是神,自是不可能流连于凡俗红尘,偶尔升起对那人的思念,自己却也觉得莫名其妙。不过是见了他两面,为何却如此牵挂。然时日一长,便也是淡忘了。
时光荏苒,转眼间时事风云变幻,太平盛世已然不在,奸贼叛乱,国家岌岌可危。黄少天本家住海边,想来是不会被波及,却不料一日门外人喊马嘶,金戈铁马声不绝于耳。叛军终究还是来了这里。虽是海边小镇,却不至于毫无防备。官兵自是与叛军一场混战,兵源不足,便从村民中强行征兵。
那日黄少天本在与父母一同整理出海所获,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自然...

2.24乐乐生快。
繁花血景永不散。

1 / 2

© 玄棠 | Powered by LOFTER